当前位置: > 情感绿洲 > 美丽心情 >

因为不孕 我们成了研究“生”

发布: 2014-09-10  | 来源:www.xdjk.net  |编辑:米莉  |查看: 次
本文相关:
收藏
春节后上班,搬到我们办公室才半年的薇妹一把搂过我的胳膊:“姐,我真想你,和你在一起我就有安全感,觉得自己不孤单。”
因为不孕
您听不出她说的是啥,但我知道。我俩是在不孕路上挣扎着、奋斗着的同命人。她继发不孕历史不长,但是经历过一次莫名胎停育和一次自然流产,其痛苦可想而知。我继发不孕六年,单位里一个个比我晚结婚的姐妹相继做了妈妈,而我却在不断回答着别人的问题:为啥不要小孩儿?
刚开始,我还祥林嫂般地跟人唠叨:刚结婚时怀过一个,可是那时是评职的关键期,加上自以为怀孕很容易,于是就没要,而今却悔不当初……后来,我懒得重复了,可是又放不下虚荣,总是心虚地说:不急。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,我着急着呢!
那天周六,薇妹和我一起上在职研究生的课。我看到她的眼睛肿着,不用说我就知道,前一天晚上她哭了,哭得很伤心,又是为了孩子的事。她说:“姐,我觉得真痛苦,没人理解我,连老公也不理解。本来我一天到晚就够难过的了,好不容易晚上回家见到他,想和他诉诉苦说说心里话,可是他却把我说一顿,说我心态不好,自寻烦恼。”
我知道,她老公后面的话一定是:“不就是没孩子吗?很多人还故意不要孩子呢!什么大不了的事?再说,就你这心态,不是更难怀上嘛!”其实,我们的老公们不急吗?敏感的我们不知从何时起就注意到他们喜欢盯着人家小孩儿看了,还时常忘我地说:咦——你看他多好玩儿……我曾有另一个同事的老公在儿子出生后坦言:“当初迟迟要不上小孩子的时候,我在超市看见人家买奶粉都郁闷!”瞧这心态,还不如我们呢,只是他们非常善于伪装罢了。当然,所有伪装与满不在乎都是不想再给老婆施加压力。
不过,这些我没敢和薇妹分析,因为怕她更着急。与其再让她背负来自老公的压力,还不如让她误会老公,继续把我当成她的知心人呢!说实话,不管内心多苦恼,可随着不孕日子的延续与拉长,我们确实也得给自己减压了。没有孩子,本来就让渴望孩子的我们的生活不完美了,如果我们再每天阴郁、烦恼,日子就彻底没法过了。好好生活,我们就还有希望升级为准妈妈;糟蹋日子,恐怕永远只能是未准妈妈了。
您看我多乐观。其实,薇妹的每一个表现都是我曾经的影子。只是,六年,两千多个日子,足以让我的心“千”炼成钢了。这不,想开之后,一直羞于见老公家人以致几年不敢、不愿和他回老家过年的我,居然在这个春节主动和他回去了。不过,心虚啊,飞机上还在打“自卫战”。在老公无限向往与亲人们久别重逢的场面的时候,我自顾自地来了句:“我是没给他们的儿子生个一男半女,可是我爱他们的儿子、对他好啊!”回过神儿的老公问“啥”,然后撇嘴:“早就该这么想!”
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走进办公室,只见薇妹手里拿着另一个小妹的儿子的百天照,边无限稀罕边说:“柱子太可爱了!我俩商量好了,等我们有了孩子,就管他叫金贵儿!”我凑过去:“那等我有了孩子,我就得叫他‘太金贵儿’!”然后姐妹们笑得不可收拾。我真希望薇妹能经常这样开怀,而我自己也很享受这样的放松与欢快。其实,这大半年来,每当薇妹说起她的烦恼,不断安慰、开导她的我都会有种错觉:瞧自己说得多轻松,怎么好像这事和我没关系呢!呵呵,有时候姐妹们说起一些常识,比如某个激素指标,比如卵泡大小等等,轻松当了妈妈的姐妹总会说:“这些我咋都不知道啊!”我笑道:“谁像你们啊!不研究就生,我和薇妹才是研究‘生’呢!”
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我在办公室里急切地等薇妹来。终于她来了。我神秘地拉过她,说:“来,跟姐抱一下!”然后在她耳边说:“我有‘太金贵儿’了!”她推开我,带着一种我难以形容的表情问:“真的?真的?”我狠狠地点头!然后她一把拉过我,紧紧地抱住我,一会儿就伏在我肩上哭了,边哭边说:“太好了,太好了……”
我知道,她从心底为我高兴。我也明白,我让她看到了希望——金贵儿到来的希望。这希望来自于内心对于那种沉重的执着的放下,来自于对生活的坦然接受与热爱。所谓隔岸看花,云淡风轻,放下之时便是拥有之日。
回到首页